一張名信片的自白

我 想飛
卻只是朝著原點迴旋…

當你把我封存那刻開始
還以為自己比同類不一樣的那天
想像著未來 後退
米蘭的意氣
早無影無蹤
此間 落得
一身霉味

你天真假想的印記
早教我尷尬莫名

或許 我的出生地不在義大利…

我的身價豈只一歐元
由那日你伸手從貨架把我挑出來的一刻
我仍記掛著自身不尋常的合成
(只是誰會在意!)
紙 墨 字 影像
各悄然追溯自身源起
內在的臨在
透明得單純直接
如你 在我身上曾興奮寄存的心事
如我 那刻外表和誕生之初無有的剎時回歸
底和面的價值 頓時
興起連場內部無聲的爭執
「你只是一張在中國大陸某角落承印出來的廉價消費品!」
「我是人家一生首次許下承諾的證據…」
如是又閉上耳目
十五年來內部鬥爭不絕
臉早變黃
心門亦提前落幕
有頭腦的人 從來
…………不仁慈
可真得失由人?

我 可能早失去的
是再無法想像的 純粹

最可怕的是 僵化…
板結在封塵的慾望裡
看不見透明的心道
唯 靜待
你決心出手的一天
把我燒燬成灰燼
好讓靈魂再飛

在什麼無限和永恆之間
只因你思想點上的油燈
又把我擠壓在垃圾堆中
嚴實得輕狂也黯然缺席
因為

我喪失了在米蘭給陽光留下過的香味…

瘋/二零一六年元旦日早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