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古力的冷和熱

– 500塊記憶碎片六

「苦水!」
「你說我?」
「……」
「已是中古時代的事了!」
「嗯……」
「想你只是在影射我!」
「……」
「甜苦之間,怎能說淸楚?」
「都在乎發酵過程……」
「只是糖份把你的本色掩蓋了而已!」
「……」
「不是嘛?」
「天然的和後置加工的又豈可混淆二者?」
「不都是為了滿足消費的慾望?」
「嗯……」
「恐怕大部份人已對我原來的泥土味沒興趣……」
「……」
「這些年,味道這傢伙真不好談!」

「奇怪你突然又關心我……」
「……」
「不是嘛?」
「……」」
「你畢竟把我長期雪藏了兩次……」
「……」
「前後超過十多年……」
「……」
「頭六七年,算是甘心情願的……」
「……」
「你給了我一個美麗存在的原因……」
「……」
「但另一個五年完全是被放逐的感覺……」
「……」
「人家從法國回來……」
「……」
「不是嘛?」
「……」
「丟棄在冰箱內,沒看上一眼……」
「……」
「我明白……」
「……」
「真的……」
「……」
「也不敢怪你!」
「……」
「80 ﹪黑色!」
「……」
「最後沒想你會把我送走!」
「……」
「最近為什麼又突然找上我?」
「……」
「尋求公平交易?」
「……」
「是因為我穿上了馬達加斯加的外衣?」
「……」
「味道可真不一樣?也應該。那裡土壤不同……」
「……」
「長途跋涉間,怎考證箇中真實經歷?」
「……」
「由種植到往口裡送的一刻,曾碰上的人事,其味真可以……」
「……」
「你對我最好的年代是中學時期……」
「……」
「確實沒什麼品味!只是 M&M。但你從不介意……」
「……」
「記得每次進戲院你總找我陪伴……」
「……」
「單純。無雜念。」
「……」
「沒想過自那年開始,你突然因一個人而開始重視我……」
「……」
「不是嘛?我是記得很清楚的……」
「……」
「米蘭的特殊經驗好像打開了你對我不一樣的想像……」
「……」
「彷彿那年那天你才對我認真起來……」
「……」
「都是拜人家的恩賜,讓我在你心中地位提昇了……」
「……」
「不是嘛?」
「……」
「你畢竟借我投寄了生命第一次心底願望……」
「……」
「只是你總把感覺收在心裡……」
「……」
「人家看似兒戲……但又何妨?」
「……」
「我也滿以為受到非凡的重視……」
「……」
「最少我曾幾如是感受到……」
「……」
「反之說愛我的人卻沒真的重視我……」
「……」
「我好像只是……」
「……」
「只是……」
「……」
「……滿足人家瞬間慾望的過客!」
「……」
「不是。聊是一種不能自控的癮頭而已!」
「……」
「都怪在我存有的物質基因!實在不能說人家不是……」
「……」
「你,卻真的重視我……」
「……」
「不像其他人……」
「……」
「沒想過,哪怕我一天只是被用作裝飾人家情感的慾望膺品……」
「……」
「你特別重視我:一個白色禮盒,保存了這許多個年頭……」
「……」
「你丟棄我那天,真不好受!」
「……」
「明白是不得已的事……」
「……」
「我沒有……」
「……」
「我……」
「……」
「像你一樣,也太上心了!」
「……」
「願意談下去嘛?」
「……」
「我不想自言自語……」
「……」
「第二次把我雪藏了的日子,知道你也在雪藏了自己……」
「……」
「何必呢?」
「……」
「對不起!那不是任何人可參與談論的事……」
「……」
「你知嘛?也很少人關心我每年從樹上只能收成兩次的現實……」
「……」
「你可有去過我的原產地?」
「……」
「就連你逃到秘魯的日子,只和我擦身而過,卻沒認真看上我祖先一眼……」
「……」
「我明白。那些年,你怎會有心情?」
「……」
「其實,那次你從Arequipa往Colca Canyon的路上,曾經近距離接近過我的同鄉!
你把我的葉放在口裡……」
「……」
「你卻沒想到那是比米蘭更接近我的一次……」
「……」
「那天,我的葉汁,溶化在你的血液裡,幫你穿過三千多米高的谷峽,探訪守護
著我家鄉的安第斯神鷹……」
「……」
「豈能忘記?你,孤身再上路!那天,像和你一起站立在印加祖先的福地上……」
「……」
「就連在米蘭把我每天送到肚皮的人,也從沒如你般靠近過我……」
「……」
「所以,你把我再度雪藏的五年間,我心裡只記掛在谷加山峽上與你靠近過的時
刻……那是你最接近我的一次!我已無憾……」
「……」
「真的。畢竟曾如斯接近過……」
「……」
「現在,你重拾正視我的力氣,真好!但願可驅走十多年的冰寒……」
「……」
「今日陽光,又教我可享受溶化的滋味。真好!」
「……」
「……」

「苦水!」
「那是一種因無知而來的判詞!」
「你的祖先只用水和辣椒……」
「我原名可可!」
「他們把你推舉成『神的食物』!」
「那只是人家以侵略方式改變我原來的文化命名而已!」
「糖衣,陷阱!」
「嗯……」
「只為市場產值,把你又一再拖入商業戰壕裡……」
「……」
「誰叫你給神種下教人興奮的基因!」
「神和鬼,可真殊途難算?於我,都是差不多而已……」
「你的成長故事可真不簡單……」
「南緯20度或北緯20度的地帶可找到真實的我……」
「無添加!」
「沒有……」
「苦,辛也!又何妨?」
「又何妨?」

「當我試圖重新學習認真的去咀嚼你箇中百般滋味我的舌頭又觸發起口腔裡曾沾上的感情歷史難免又一再爭持於二零零零年前後我的魂魄突然又跳躍起來剎那間看到那年毅然因為要逃避你的存在而作上的自我精神禁錮箇中錯配就連舌頭根下三條緊扣住骨頭的肌肉彷彿也在提醒我要慎重可真的想再找上你過程中可能重燃的痛症一切又怎不教味蕾一再忍不住冀望可重開失心瘋狂下忘掉了打開記憶窗戶的密碼遂妄想借馬達加斯加的印度海洋氣息吹散閉塞多年的魂魄一嚐你於我一直種下過散不開的糾結在不知是啃嚥還是真箇咀嚼之間重複細味每次因何追蹤不同裝潢的你而隨意伸手把你重複買入以滿足一份莫名的好奇只為一睹所謂愛你的人如何對待你吞噬你渴求你這可可樹上剝下來的玩意這一切猶如三番慾念失守似的跳進你的漆黑假借你的誘惑穿越那理應不一樣的口齒和與之連接上的筋骨好感受人家癮頭背後彷彿不可能沒有你的濃烈感情只可惜在不一樣血脈指數下我每愛抽離觀察的本質又重新叫我無法確實估量箇中真正滋味而我的意識卻要立刻遠離你以免讓幾曾留下過的思念一再拉我走進對你迷戀的人的思慕狂捲起舌根的一刻又三番咬破了口腔壁把你染得血紅的同時心脈又再繃緊得連呼吸也變得艱辛的日子唯把你全然雪藏以確保不受你連番拉入無底夢魘雖說來荒謬但誰意料因你而克制物念的旅途上就連目睹你的黑墨墨身影或軀體也為之一震像感染風寒般滲入骨頭教我用上了近六年的氣力才輾轉再重拾再認真考究你於我的真正精神分量……

「……」

「無添加!只是你,和我和……」

「……」

瘋/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二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