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工作坊筆記

給同學的信XII:「升降機」的裡裡外外……

要先認識如何觀照世界周圍,才能借特設渡橋(即預設之媒體),替學習打開天窗!十二個課堂,從沒打算教你「如何」使用或切實地運用「方法」設計媒體,只想藉學習「媒體」的背後,令你深切反思真正學習的本質和情操。假如你們對自身要教學的科題,缺乏對之建立應有的知識和思考(那是給你們送上<自由的乳房>的原因),與及對世界的鑑識能力,那會深切影響著你的判斷,和觀察學生在活動提問和學習過程中行為表現的引申,那樣用甚麽「媒體」也只是虛空的「技倆」,與學習扯不上關係。

在香港唸書,很多同學如乘搭「升降機」,望「按步上升」至所想的社會樓層,不知對「升降機」又可曾有仔細的立體思考和想像?以下是其中七十二種詮釋的可能

閱讀全文

給同學的信 I:上海街之「旅」

在過去生活的十多個年頭,對一般同學來說,「交功課」可會是一種為求完成「學業」的「行政指令」、一種並不怎樣令人興奮的「慣性動作」?一切「生活裡的功夫」但求安然渡過、敷衍了事?

當「上海街之旅」被套上另一次「功課」符號的時候,因早種在心肌裡的疫苗,影響著緩慢或急疾的步伐,拖住了眼界的尺規。街上實存的種種可能或人為與虛擬的影像,每掉以輕心,僅倚賴著慣性的假設,渾噩的「進入尋常情境」,既「無聊」、亦「浪費」時間!?


假如以上是您近日「上海街之旅」的基本心事,您可能已被視為「正常」的「大多數」!可喜可賀?

我們的教育風氣究竟染上了甚麽病毒?

當生活的聯想,寄生在安全假借的價值觀上,每日難免容不下甚麽意外。生活的基本態度遂變成:「似是乖巧依循指引,實質上從未真正介入」的死局!

在上海街那沾滿泥塵、卑微豎立在路邊的招牌,從沒妄想得到甚麽額外的關顧,更沒想過要為你我生活增添多少色彩!只是,目下在它四方遊走過的生活細訴,上下穿梭著的藩籬影像,總教它重新估計或欣賞身上又沾上的一點灰塵,秤一下它的量度,細嚼生活裡種種滋味……

對今日年青一代來說,不知是甚麼時候開始,「上海街」或早迷失了它的魅力(或在現代生活的字典裏面從未出現過)。就連住在左近的,也急欲離開,跑到時尚的購物商場,毫不異議的單向著潮流打招呼。仍每日出入上海街的,難道只是寄居在「歷史遺跡」的「古人」,掛單暫住,好讓你我今夕尋幽搜秘?或是早被遺棄、縮慄在污染及幽暗的「舊世界」,等待「重建」?我們的城市,難道只許容納更多的、具規劃性的「購物天堂」?城市的記憶,難道早陷入「自我清洗」的境地,容不下單眼佬涼茶舖裏那盛載著廿四味的容器?

難怪上海街已變成一個新舊交錯的「戰場」,各執著自身存在的意義,橫七豎八的高舉「戰牌」,冀招來「新戰友」,張持於僅存的狹小空間,表達各自堅守的生活意態。只是又一群路過的,拿著攝影機或攝錄機,在灰暗的梯間,偷窺它底舞姿……

衣著性感、初到「貴境」的內地女遊客,可會是傳媒盛傳或道聽途說中的「壞女人」?半分鐘前已被新廣南餐廳樓上的「馬伕」在窗口虎視眈眈,拿著手電,盤算是誰家「北姑」流徙至自己管轄的「地盤」,急欲準備有所行動。只見她拿出地圖,左顧右盼,一個路過的男人,好心給她指引。坐在餐廳裏的「咖啡友」,卻微露笑容,架著從「道德重整會」會長借來的透視眼鏡,將那刻碰面的男女定案成鄰近的「召妓風光」……

一個隨意的行動,怎會被構成如此畫面?

一次偶然的碰面,怎會在上海街被演譯成如此風光?

倘若這是您在上海街搜獵過程中等待著的情景、又或是有意識地偷窺著的「兩性接觸」,豈有餘暇,為五金店鋪內守候的老售貨員噓寒問暖?豈有剩餘的好奇,聆聽另一邊廂傳來的生活對話?燈柱上貼滿的街招,或許提醒著你我此間生活的裡外浮華,被一串又一串奇怪的「數字」和「密碼」,拖拉的牽起一連串跳動的眼神,響應著手上電子熒幕數據機的音頻,支配著下一回心脈的反應?

住在樓上的,不知應怎地回應每日的過客?或早如你我,一切在「習以為常」、「估計以內」的生活節拍下,放棄了思考的本能,勉强支持著未老先衰的疲累徵兆,冀挨過又一天熾熱的怨氣?

可有想及一千個種種的假如,將眼光通透,穿牆破壁的貼近這裡曾有過的生命意態?難道要找來謝霆鋒或董特首(這或許不盡是可吸引你的人物),在路中心開壇作法,才可贏得你們的垂青?才勉强給這條街道,譜上新的意思?

上海街!或許微不足道,卻考驗出你我平日心事,怎樣封閉著可飛翔的心思!

上海街,只是一條冀拾回你我沉厚足跡的渡橋,讓它再次觸動埋歿的生活脈搏,好準備日後傳承人間智慧的心術,學會隨手拈來一二媒體,解剖和尋求生活中的無常去向。

旅!是人生的時光雕塑!

何應豐

二零零二年九月廿九日

開發

今日接見了二十多名青少年,發現他們大部份是生活得不快樂。我們這個不斷向遊客推銷的「動感之都」,卻缺乏應有的年青魄力。

我看見的都是深鎖的臉孔,既不開懷,更多嚴重喪失了自信和對事物的好奇心與認知力。充斥着的是繃緊的心事,藉籠統拾來的一二小巧技倆,將自己裝飾,支吾乏力的面對世界。

閱讀全文

尋找媒體的秘密(二)

昔日小朋友在苦悶的時候,每將順手拈來的東西,開始將之幻想「作法」,自娛一番。從來沒有擔心「它」是否「合適」,只要心之所至,一切情理便順應「行動」和「想像」而衍生,世界總是「靈通」和「自由」……

長大後,不知怎地都忘卻了那「通靈」和「創造遊戲」的引力和樂趣!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