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物

若眼耳口鼻心脈等根,其性皆住在凌亂混沌的時空,像碎片飛舞,其本何如?

是你!又不是你⋯⋯

– 500塊記憶碎片七

我在想:書寫《攝魄》戲劇文本,教我有機會一再探究用心攝影背後可潛在的不尋常意識運動⋯⋯

我也在想:假如此間寫的每一個字,猶如深度拍攝一張又一張「和魂魄對話」的照片,讓一點一劃築成「影像」,讓心境逐一「成形」!以「書寫行動」比作「攝魄行動」,彷彿驟似按祖先足跡,追蹤一幅幅世代浮圖,其光透入指尖,在鍵盤上隨情舞動!一切一切,也許都是萬千因緣碰撞間的偶爾結合,在看似微不足道的頃刻,給我重探悠久人文景色於當下,又怎不會觸動我的魂魄?如此書寫,其中經驗又豈止是「純粹文字」的剪影而已(儘管「文」不成「章」又何妨)? 閱讀全文

朱古力的冷和熱

– 500塊記憶碎片六

「苦水!」
「你說我?」
「……」
「已是中古時代的事了!」
「嗯……」
「想你只是在影射我!」
「……」
「甜苦之間,怎能說淸楚?」
「都在乎發酵過程……」
「只是糖份把你的本色掩蓋了而已!」
「……」
「不是嘛?」
「天然的和後置加工的又豈可混淆二者?」
「不都是為了滿足消費的慾望?」
「嗯……」
「恐怕大部份人已對我原來的泥土味沒興趣……」
「……」
「這些年,味道這傢伙真不好談!」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