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還有甚麼好說?

今日碰見一友,上前問好:「好久不見!你像瘦了……」

友人似不稱意地回應:「真的嗎?我真不知道……」

似是「如常」的「開場白」,喜逢故友,從來都心裡認真(或過份認真),沒想一二平常細語,竟可令人家不舒泰。究竟是我患上「神經過敏症」,一下子就將眉高眼低的大小動靜,都寄掛心頭,唯恐得失人家感受?還是問候人家的語氣與身體溫度不相符,導致言不似由心?又或是溫度過高,一下難及時適應突然刺熱的關愛?

心裡總糾纏著:「問好怎可不認真?認真竟又令人家不自在!不認真又……」

閱讀全文

「盛瘋」不由人!

一位朋友曾說:「你名『應豐』,即人生『應該豐盛』罷!」

我如常好不自然地回答:「應『瘋』才對!『豐盛』也許只是一種積德修行的希冀罷。世界如斯宏博,還來不及認知一二,便要匆匆離去。環觀周邊世道,又是糾纏不清的是非曲直,眼前飛沫恐怕早淹沒了出頭的志氣,唯以『瘋』克『風』,將吹著的一切反復無常,隨『風』應變,滑行其中!只惜身體卻又『弱不禁風』,一概大好風景,盡是疾馳而過,最後總荒廢於風濕陣痛之中!」

閱讀全文

站在劇院大堂的人群

1010101010101是0101010101010如10101010101010直至000000000那0000一0000瞬00000011111111111又在01010101010101010之間0101子10101的0101010試0101010浮10101010100101010101010101001010101010101010圖在00000亮000001010或111全11擁11111110101010101010000處000竭0001111100100盡0001111100100力000101110101010陽光000101110上10101001010101001011111000111110101010又000在111101010門縫11010101001010101001滲11010101001010101001入的11010101粒子00粒子101010100111010101001010把101001懸1101010100直至10101010011111000111110浮1111000111110粒子1111000111110010010101010101010100擦1110亮00111粒1100100………………………………

閱讀全文

春霧

一朋友說熱愛近日春霧迷霾的天氣,我的關節卻因潮濕而叫苦連天。

大自然真有意思,管你愛它與否,總有各人所好的氣色,讓君自我評斷。

在今日大眾傳媒監管下的天空裡,毒霧迷霾,把私人的創痛與公眾的創痛混淆氣色!幾多私人的哀愁被拉至公眾的情緒平臺,把傷心變得醜陋,折磨著幾多人的神經樞紐。尤其因「過」「錯」曾引起的傷痛或哀愁而老怕一朝變成公眾陳列櫃裡的「私人展品」……當一日生活裡的種種痛症頓變成遙控記憶及行為的「公共資產」,按時勢掏出挪用,藉以達到「平衡公眾利益」的「情緒添加劑」,人的意氣難免在還未有行動前便先自我審查,以防慘遭「大眾蹂躪」!

閱讀全文

文化中心外的「文化空間」

昨晚跑到文化中心藝術館外平台觀看一夥青年排戲,身倚石圍牆,背向維港,眼前事與三十分鐘前後目睹的「文化景象」,教我重新放眼去理解今日香港社會文化呆滯發展的箇中滋味……

場景一:只見文化中心候車道架起一排長長的鐵欄,直伸至大堂大劇院的樓梯,究是甚麼「要人」得官方如此「厚待」,原來是「仙姐」(名伶白雪仙)為是夜紀念任姐(已故名伶任劍輝)活動到訪而設的「特別嘉賓通道」。兩旁企滿一大群戲迷,雀躍一睹「偶像」風釆……

場景二:由北京道通往文化中心的行人隧道,傳出賣唱男女的曲樂,簡陋的「音響設備」,釋放出超高頻的音色,彷彿與旁邊匆匆走過、漠不關心的腳步聲爭相找尋其「知音」的角落!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