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識

為甚麼要「寫」?

「寫」!彷彿像一隻想活動腦袋的鳥兒,在某一個特殊情境底下有「想飛」的「觸」「動」?

假如「寫」,沒有了情境!沒有了觸動!沒有了想活動的腦袋!「穴」下之「鳥」會變成怎樣?

又或是「寫」只不過是一隻在自地建構的「屋簷」中自我綑縛自說自話聊以自慰卻「雙眼巴巴」的「雀仔」?倘真個如此那又如何?何時開始,我們學來了一二套規矩,便持之以恆地假設著應有的「寫」「作」態度?

閱讀全文

小城風光:一天一團謎?

一天,究竟可以怎樣才算開始?是醒來那刻?或是在仍半睡半醒間有意無意地與夢境追追逐逐那或漫長、或短暫的「半吊時空」?身體意識可真是最「可靠」的標準?

電台廣播由每「日」零時零分「開始」?身處在不同地域的靈軀卻又每不停背叛這分時秒的執著。月亮和太陽向來小理人間的「望天打卦」,身體卻又不明所以,按著其周轉的方位角度,緊密地與體內細胞打上關係。只是今朝流離浪蕩著的人間「物」語,卻多寄掛在身體以外的物慾世界,連颱風、地震或其他種種天災人禍在不設防底迎面而來的緊張時刻,也只是一種倚賴著物理頻度計算出「物」「件」(包括任何生靈軀體)災難所可能引申的「每日覺醒數據」!一日,真可由此時此刻開始、停止或靜止,在乎你我如何整合身體及其意識與世界交感的呼吸!

閱讀全文

痛在心坎裡

今日難得聽到五位朋友分享了自己曾有過的身體痛症……

五個身體、五段痛的經歷,引申出來的故事,把凌亂思緒靜下,收拾平常撑著臉孔的角力,原來每一分曾有過的疼痛,畢竟都是如斯真實,從來連心、靠近!從病發、求診到痊愈的過程中,所感受過的虛弱、孤寂、懷疑、失控、呼叫、抵抗、無助、倔強、逃避、假裝、失衡、詛咒以至最後鼓起勇氣接受或無奈面對的張惶,各時刻左顧右盼或出雙入對的在身心出沒、衝擊鬥志,嚴厲考驗著人底耐力……

閱讀全文

愛,可怎樣回家?

南亞災難,輾轉已兩星期,對習慣了追蹤「新聞故事」的現代城市人來說,畢竟算是最有「耐性」收視的「連續劇」!如此言論聽來十分荒謬,卻是電視波頻間浮游著的潛意識……

對親歷災難的人來說:災,還未過;難,亦恐怕無可避免的接踵而至。日子平息之前,又半個世紀的風雲變動!

閱讀全文

在路上……

昨晚寫了一篇《在路上》的文字,卻「在路上」因電腦技術故障「跑掉了」!人生活在路上可能發生的事,屢充滿難料的變數,「在」「路」「上」每一重空間都似潛伏著無窮機遇,考驗你我的慧根和耐力!「在」、「不在」、「似在卻不在」、「身在而心不在」又或是「從來自在」等等「在意」的穿梭間,可真能處處樂「在」無窮?一切還看「路」的情況,及其可在其「上」或「中」或「下」或「上下迂迴之間」可「折」可「曲」可「攀」可「登」可「行」可「奔」可「走」或可「引伸」的旅途是怎樣的一回事!此刻重拾二十多個小時前《在路上》的「滑行」,到此間在手寫板上的「方格仔」「爬行」是完全不一樣的經歷,每字每筆所可能做就著的下一「格」現身符碼,每把我從其中浮現的意識和欲望拉進入連鎖在文字裡外「章回式策動著」的「應運時空」,看我可如何招架,從中「悟」道!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