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哲

心靈苦渡

誰真箇妄想一場戲可解放心靈?戲裡戲外,人皆各自按其「獨有經驗」,行走於當下。只是,經驗可真曾濾化而成「智慧良方」,還看你我悟道的能力和心性……

人生中很多「經驗」委實是「既未真摯經歷、更多缺乏驗證」的「一舊雲」!還未及「了結」這一刻的「經營」,那一刻看似的「新體驗」又迎面而上。留存在身體的種種心電記憶,輾轉扭動著行為和面相的齒輪,在「嚴重消化不良」的管道上持續滑行,應如何安放似在永遠行動中的心靈,實在是一生的學問!

閱讀全文

時。間。冥想

靜止、站立。身體隨意放鬆。良久。似靜還動。
我,學習與天地通靈。
身體不自主的搖晃間,生活場景若離若即的迴環於腦海,亦虛亦實。
一把聲音,似在老遠處叫我……

聽!那字海還未浮現之前,世界物象還未被殘酷定位之初,那兒的我和那時那間那樣,可有真箇微笑著,細味天地何如?

閱讀全文

給J.D.先生的信2:都是長毛闖的禍

親解愛構的J.D.先生:

聞說法國政府在您離去翌日,在報章頭版刋登您的訃告,真難想像香港會為一個哲學家投以如此尊重……

我們這裡有一名叫「長毛」的議員,他愛「哲學」,他的相片也曾多次上「頭條」,只是得到不一樣的「尊重」(請不要介意我找您來與他作如此不「合理」的「相比」)……

閱讀全文

給J.D.先生的信

「親愛」的(我本從不認識您但卻又似曾如此「親近」過或僅是我自蠶於世襲的拘謹禮教之中而不自省心底真個性的虛恭反應又或是我本來真的覺得您可親可愛但又擔心人家笑我倚您的「尊貴」來提昇心底早陷入困境的自卑試圖藉此「解構」自身的「不知所以」就不得而知)J.D.[i]先生:

寫這行字的一刻,您的肉身早離開了這個世界。昨日才得悉我主動拿起您的著作「認識」您的那一天,竟是您病逝的同一日。機遇這一詞在我的字典裡又多了一重說不出的感慨和意義!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