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藝探索

對中國傳統戲曲美學在當代劇場的運用及文化思考作深入分析和研究

給G的信(19):詩歌舞動的泉源

志江說愛上印度舞。翻開典故,原來印度梵文中的 Shastra (शास्त्र)意指戒律,是上古呔陀經的知識啟示錄中不同經典書寫的格調,被看作「神曲」唱頌傳說。《納提亞.沙斯特拉》(Natya Shastra)是戲劇論文集,據說也是部分古典印度舞的源頭,文中合成著一系列軸心概念和動作理論,將不同地緣風格、服裝及表演規劃成共通的程式語系。所以,按印度傳統,舞蹈是說故事的橋,仔細表述宗教史詩的人物及事跡內容。 閱讀全文

給G的信(18):江河的意志

可記得2017年你曾和我分享在西藏面對大漠群山前那壯闊天空下跳舞的短片嘛?片長一分五十四秒,假如每秒按一次定格,可分出115張照片,你的身影,在每一張影像裡似紀錄著一個「特殊的身體符號」,儼如和天地對話!倘若,將每一個動作,再分解成「動作程式」的部分,從中再分組拼貼,彷彿,那天那刻的身體,充盈著非比尋常的「意志」,沿剪影的移動,將時間拉長,輾轉近乎逐格重新尋覓內置的異常力量,或許,那是理解古人「拜天地」背後顯赫情志的窗口,也是一種參悟「儀式」性身體雕塑的精彩行動研究,借「自我索引」重建古時想像⋯⋯ 閱讀全文

給G的信(17):「十」和「口」的對話

上篇談「懷古」,只屬極有限的私下聯想,總是覺得其中奧妙,無法言全!

所謂「古」之「十口」,如「傳言」,究竟如何辨識,那是無法全面考證的功課。零星的「翻箱倒櫳」,聊是借一二延伸想像,希冀抓住片點可依靠的「有限線索」,勾畫其中半塊散落的碎片而已⋯⋯ 閱讀全文

給G的信(16):懷古道上

日前志江在電訊分享他正在閲讀《中國近世戲曲史》的其中一頁,有關《詩經》及古籍中討論「鼓鐘」及「巫舞」的文字,教我突然想及粵劇世界,今日的戲班藝行人怎樣追尋或理解古文化和戲曲藝術的淵源?

按史記載,周朝人,對現實生活的情感和精神,愛轉化成詩歌,當中,和禮樂文化有著密切的關係,一邊深得孔子垂青,更啟發出《禮記》和其中《樂記》的書寫,另一邊卻受墨子《非樂》的告戒,指禮樂耽誤政治及經濟發展。 閱讀全文

給G的信(15):回到日常

戲曲藝術的「程式動作」本來是由觀照日常開始的⋯⋯

由氏族及務農社會到今天城市化的消費主義世代,日常生活的內容,應對著周邊世界的運作尺度和習性,自然而然的,人為的,前前後後因應呈現過的身體及行為現象,箇中變化的緣由,實在難以一下子教人想得透的!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