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應豐短劇集

暮雲。春樹

懷念黎鍵







時:空
景:空
人:雲、泥

【泥正在自挖一條坑,雲見狀,停在半空,細看泥情……
【泥肚裡依稀仍燒著一團火,竟觸及一條從遠方延展至足下此間的根,停下工作,思量其所以……
【雲淡然飄下,靠近泥凝望處……

雲:仍是要苦纏不休……
泥:……
雲:放手罷!
泥:……
雲:應說是「尋根究底」?還是「尋幽探勝」?
泥:你走了。容易說話。
雲:哪邊風景不一樣……
泥:你才開始另一旅程,怎能這麼快定案陳詞?
雲:哈,你說得對……
泥:老師曾問:「牆頭高處一塊青葱小葉,其根何處來?」
雲:必定老遠……
泥:怎說?
雲:難道不是?
泥:真不容易……
雲:那是生趣罷!
泥:……

閱讀全文

渡‧彌縫篇


時:不詳
景:白色
人:法官、049123

【法官面向一片白色,以空洞的手勢,支撐著身體向前移行的每一步。
049123看似是他的「故知」,悠然相伴……

法官:你看見嘛?
049123
:還有甚麼好看?
法官:是一場瘟疫來臨的先兆……
049123
:那只是你依然焦躁不安的幻影……
法官:是嘛?
(靜默)
049123
:這裡可還有甚麼可發瘟的事?
法官:那要我來做什麼?
049123
:這裡不需要一個法官!
法官:那麼你……
049123
:也再不是你的階下囚。
法官:那麼我……
049123
:跟我一樣。
法官:怎可能?
049123
:你仍看不見自己身處的現實?
法官:……
(靜默)
法官:我們怎可欠缺正視世界的應有意識!
049123
:請問這裡是一個怎樣的世界?
(靜默)
法官:一個教人急欲懸止中斷的「非正常世界」。
049123
:你的「正常」只是一種美學般的幻見罷!
(靜默)

閱讀全文

渡。愛國篇

 

時:自我建立
景:自我發現
人:049123、三塊臉孔、獄卒

049123呆站在「自我發現」的房間一角,凝神注射在某一線光處,良久不動、不語……
【三塊臉孔在黑暗裡凝視著049123。三張口你來我往的支吾以對地吐出一系列似不相關但又相互叩問的話語。
【獄卒自成一角,把玩著唱盤上的一隻黑膠唱片,時有時無的播放著一些斷續不一的沙啞音樂,似不相關但又相互和應著三塊臉孔發出的聲音……

一:還受得了?
二:沒想像中那麼祟高……
三:自我證明著……
(靜默)
一:我愛你!
二:我不愛你!
三:我沒有想過愛你……
(靜默)
一:在這種……
二:審美的經驗中……
三:再次雙重否定……
眾:我不想感受不再愛你的感受……
(靜默)
一:我愛的不一定是你!
二:我愛的可真是你?
三:我愛的可沒有你……
眾:我愛的根本承受不了我愛的你!
(靜默)

閱讀全文

渡。審訊篇

時:不詳
景:不詳
人:049123、主控官、獄吏

【獄吏將049123押至台中央,後自行走對大後左方一空置椅子坐下。
【主控官從「證物櫃」內走出,坐在台下右方。他翻開檔案,一頁頁的開始「檢閱」其呈堂證物……
【主控官從「證物櫃」中,取出一件接一件的物件,分別要求049123按其特定姿勢拿著,以「展示」其「控方陳詞」……
049123按如下一系列「指引」接上物件和動作要求(每組動作要求十分仔細,動作的間距有別,看主控官是否滿意[或如何在意]其表現),過程中既不發一言,亦沒展示任何「自發的表情」。
【主控官活像一個「魔術師」,把玩著一組組嘗試極力抹去「煞有介事」色彩的「物理符碼」,卻又掩不住其「鋪張揚厲」著「儀式」的「形象闡釋」:

▲伸開兩臂,像衣架般左右拉直;右手拿著一本書,左手一本銀行存摺;
▲將一套女人長衫裙連衣架放在身前,頭偏左,眼望45度角上方;
▲擺出一個「逆」字的姿勢;
▲左手抱著電話機,右手聽筒,頭半垂,腰半彎,膝半屈;
▲口咬一支墨水筆,左手執著一本「紅星記事簿」放在胸前,右手伸前作按搖控器狀,屈膝而「坐」;
▲兩手高舉兩張照片:一張是塗污了的毛澤東照,另一張是讀中學時做話劇扮紅衛兵的劇照,作跳水狀;
▲戴上黑眼鏡,自畫上唇膏,貼上粗眉(黑膠紙),作打刼狀;
▲眼蒙上白紗,左臂掛上紅色臂章,手執天秤,右手握拳高舉一個黑色木槌,左腳提起至腰作操兵狀;
▲雙膝及左右腋窩各夾著一叠信件,右手托著一隻酒杯,左手一隻燒雞脾;
▲頭頂平衡著一個青蘋果,兩臂開展成十字架狀,口貼上黑膠布,兩眼睜開,不得眨眼;
▲身上掛上一個桃色胸圍,褲子被拉至鞋面,右手拿著望遠鏡,左手一條馬鞭;
▲雙手打開一本美國時代週刋(封面是YOU作為2006年度「風雲人物」),兩腳離地,坐在一叠一米高的黨部文件上……


【主控官的「陳詞」漸漸變成一系列自把自為的「即興動作設計」……
【在主控官「審問」049123的過程中,獄吏拿出手提視像電話,以極低聲量與自己的兒子談話。他似自成一角,無動於眼前發生的任何人物徵狀……

「……媽不在?你一個人?唔……功課做好了沒有?甚麼……你聽我講……你甚麼也不用說……我不在不表示我不知道……你看著我……面向鏡頭……我可以看見你的一舉一動……媽怎樣說我不管……我每一分鐘都盯著你……不要胡吹……你知道我是幹那一行的,我怎會走眼……看著你的背我也知道你在想甚麼……你還想不認……面向鏡頭……不許動……媽回來也改變不了我的看法……你的眼睛沒動但我看見你的腦袋不老實……你還要賴……上個月都說好了又怎樣……我現在說不行……誰說你可以……這個家是誰賺錢回來的……你不用管我怎樣……那是我的事,與你無關……你不要再耍我……你這樣侵犯了我作為你父親的合法權益:就是要監管你的一言一行,你每一根眉毛怎樣動我也不會放過你……因為你違反了我規定的方法去拿你不應拿的東西……家中每一件東西的位置我最清楚……甚麼人甚麼時候移動過甚麼我都心裡有數,你不要撒謊……媽有義務指正你……你就是想我罰你……我說的就是法律,誰說要跟進……媽也管不了……面向鏡頭……我說面向鏡頭……不許動……你在想甚麼……你的手還在動……我不管……我說的每一句話就是聖旨……他媽的也管不了……你記得我訂下的規矩嘛:第4條第2款,確認家裡每一部份權力都由我來決定……你以為是開玩笑?你不是第一天認識我,前一次不罰你是恩賜,你懂不懂……我最不喜歡人不聽話……哭有甚麼用?你就是想我罰你……面向鏡頭……我再跟你說多一次:乖乖按老師的要求完成你的功課……老師不用證據,他的主張就等同我的主張……花那麼多錢把你弄進去就是想你好,學建立主張之前,先學習聽話……同學指證你一定有原因,還用查嘛……我說不用就不用,少廢話……我不管你喜不喜歡……你不做好我就真的不高興……你想爸爸不高興嗎?爸爸不高興會怎樣……知道就好了……我剛買的糖不許動……那要看你了……媽也不許……不要管我!我自有判斷……都看你乖不乖……唏,鏡頭在哪兒……面向我……給我一個吻……怎麼……還是不開心……我已經很容忍你……你不要再自討沒趣……爸爸還在工作……快給我一個飛吻……唔……記著我每一句話……我回來再檢查功課……下一次再要見家長我便鎖起你……再犯連媽也不放過你……望著我……不許哭……給我看看你雙手……為甚麼不剪指甲……我下班回來前要將它剪好,否則不准吃飯……快去……唏!我還未說完……快去!」

【獄吏結束談話,如常靜默的坐著。
【主控官「審問」完結,最後將所有「證物」用繩連在一起,將繩結放在049123的嘴巴上。
【獄吏上前,拿起手提電話攝錄「證供」。主控官臨行前,將一條法官領帶扣在049123頸上,隨後走入「證物櫃」離去。
049123任由擺佈,沒發一言。
【突然一道強烈閃光,似將一切「攝錄在案」。

何應豐寫於2007.4.4

渡。兄弟篇

 

 

時:鎖定的時刻
景:監獄一角
人:049123(弟)、兄、獄卒

【監獄內一間「特別室」,中央放置著一張十二呎長枱,兄和049123各坐在兩極,獄卒坐在中間。枱上一部啟動著的錄音機。
【三人靜默良久,不發一言。
【兄拿出一張刋有049123的新聞照片的報紙,放在枱上。他雙手不停試圖弄直已捲曲的報紙角,似有千言萬語,卻又不好說似的……
049123凝神的觀望著其兄的「手部運動」,沒發一言……
【獄卒的手電響起,打破室內的靜寂。獄卒從容地按停錄音機,後接上電話:「……」也是「沒發一言」,半分鐘後隨即放下聽筒,再按上錄音機……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