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擅設計又如何?

在設計品牌林立的現代生活,「私密空間」早成為眾設計大師的「侵略」目標,以商業為大前提的「美」,看準虛榮,把生活自然之美扣押。今日世界倚傍著的「美麗品牌王國」,偷走了幾多可自我完成的美麗想像,把大小情慾一概拉入「美麗服務專櫃」,按圖索驥?

LV、DKNY、CK、或甚麽XY+Z等,可真是為人間愛美心事設立的「美麗庇護所」?放大鏡下,覆蓋在「美麗大衣」下的底瓣,可有看見其「美麗構成」的過程?美麗想像背後創造的「真實」,幾乎令任何權威變得動人!唯美的吊床,在誰膝蓋下晃蕩,翻查著失卻美麗交感的源頭?可人花萼底層的種子,可真沒有彼此妒忌?此間釋放著的「脫逸」,其「高雅」代價何從?

舞臺上的設計,多衝向怎樣的「美麗假設」,裝飾人間的微型做夢過程?凝煉「美麗」的養分,究來自經歷怎樣哺育的胚種?其中情意,又可多早墮入潛意識底權力盲動,冥想著「特色趣味」和「消費空間」的「市場壟斷美學」?

設計紙上輕輕的一條線,換來是人家幾多日子的勞動?究是因美麗施予的工作、還是私底下陶醉在作為工作始俑者的「美麗權力」中,審查著「美麗意象」的「理所當然」?因夢及而有了的「美麗價值」,又怎會有「錯」?幾多因「會錯意」而製造出的荒謬行動,又早蓋過了「美麗的熱力」,把戲兒般播弄著或迷走於「權力意象」的光環裡外,溫柔地閹割著生命的愛意?

生活的邏輯,又給迂迴辯證拉上刑台,謀殺了幾許「美麗想像」?

「世界,就是我的想像!」哲學家曾如是說。

我愈來愈不懂「設計」為何物,貌似聰靈的鬼魑將景物一再縮小,妄想藉舞台衝擊世界的慾望!誰都沒有主宰眼前表象!誰都可操控表象的去向!導演的美麗假設,可都是合理化的矯情?企圖自主故事去向,卻不擅聆聽設計背後太虛裡真實,其接受想像的空間地圖,又呈現著怎樣的「美麗路線」?演員肩膀承拓著的「空間尺寸」,又可曾與詩人筆下般靈活寬敞?作曲家的世界圓孔,可有飄出相應穿梭「美麗時空」的煙漫,一起冥想「美麗導引」的進出口?舞台上瑣碎事物,可是一個個「美麗世界」的守門員,給燈光師一次硬銷「美麗神話」的存在方位?最後,難逃一概被觀眾的消費意欲推入其「產品辨別」的國度,將「美麗」考証!

今日把玩的舞台姿勢,又是怎樣的一種「美麗想像」(或「不美麗想像」)?或聊是在自己囚室意欲破壁而出的妄想?

囚室牢牆上的畫作,都是時光隧道裡等待黎明的「美麗對話」……

誰又看準了囚室底慾望,製造出一籮筐的「美麗消費」?女人街上的廉價LV膺品,滿足著怎樣的「美麗慾望」?消費過後,「美麗」,又如一縷輕煙瞬間消散!今日誰願檢查「美麗」裡幽黯?在隧道裡行走著的「美麗列車」,正等待下一輪展銷會上的「美麗拍賣」!

不擅設計,又如何?生活隙縫,逃脫出的「美麗荒謬」,畢竟從來自由!

瘋子日記200105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