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冥想

靜止、站立。身體隨意放鬆。良久。似靜還動。
我,學習與天地通靈。
身體不自主的搖晃間,生活場景若離若即的迴環於腦海,亦虛亦實。
一把聲音,似在老遠處叫我……

聽!那字海還未浮現之前,世界物象還未被殘酷定位之初,那兒的我和那時那間那樣,可有真箇微笑著,細味天地何如?

當世界正急求追趕著下一分秒的成就,誰又把那分那秒那刻那物看成可量算的資產值?徘徊於追趕之間的暫裡停窩,從沒暖意!

三十句鐘前在公路死亡線上疾走而過的那間,億萬細胞突然的本能亢奮,把氣門拉緊,心律變速,生命執掌在毫分厘秒差距的判斷,一剎那世界都聚焦在手、眼、腳、耳、車身、訊號燈和連串左右切線的癲癇裡,血球奔騰和腎上腺素分泌的速度教我的防衛系統立刻重投嚴峻的考驗。時間,在交感神經和腦下垂體的異常反應下,意識頓時在那似無限緊縮和有限判斷於毫厘千里視界物界心界象界各相拉扯的夾縫中,邊等待邊捕捉那可能隨時出現的生機……

原始時空,埋首於頃刻,不停偷窺著文明的臉孔!

腎絲球的水流量和物質分解量,還看細胞內腔微絨毛的吸收意願。從來活潑的物質移動,時刻與世界比劃著活動的方位。在人類試圖數位化看清楚其移動策略之際,物質的自性又一再與周遭掠過的事物打交道,漫不經心的重新製造其自在的生存語系。和諧,只能在人底美麗欲望裡偷生!

舞台上一步可作一年一秒或那千萬份之一瞬間。新生意識,每象意無窮。
難怪剪接師狂妄,要將時空自把自為的重整……
這刻男女,與那間女男(或任何似動非動之物)的交媾爭戰,聊是平常意氣。
生命時刻開展著的「第一次」,每陷入「無數次」與世浮沉的嘲弄,又怎拉開那
十二萬分可能的步履?

又一新生嬰兒匆匆闖入。

「第一眼」的世界便緊隨「第二眼」結步而行,一切人間物間意間象間隨日子姆趾粒子喝止孔子負離子不突止韓非子主子老子何止大紅大紫學子娘子夫子兒子女子老媽子精子卵子華南子沒法子和各方止不住的生命種子「第三眼」的心肝,迭結著循環反復的生機,各似死乞白賴的迂迴在其樹立的圈子內,無休止打滾!

豈真有其名字?

眼下世界,都是時空的「扭計玩物」。人底企圖劃時代於情理法心的微妙交感之間:
水的流程圖 與
泥的黏合
氣的通塞
火的亮度 一起
感應著宇宙磁場下一瞬的拉力
接應著人間禱告……

紙上文字,從來浮動!
(請不要提我:老師教落理應如何組織組織方塊的劃分區位!)

塵埃和筆墨,原是一對老朋友!

瘋子日記200205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