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間」瘋序*

我不懂寫文章。只喜歡隨情書寫。嚴格來說,我的文章亦真的不「入流」,既欠缺學術推論,亦欠文學家的溫婉豪情。唯獨喜打誑妄言,以息「一時之氣」!我更不是一個「文人」,多年來給我每篇文章作校對的依奧可證明:我是個「白字高手」!那為何仍厚顏學人家興起集「文」出書,以飽一時虛榮?尋根究底,無他,盡是那無數「此間」的「妄念」和「行動」裡繼續「自找麻煩」之蠻勁!

我亦愈來愈不懂「排戲」!當近年香港政局本身已架設了一個精彩的「戲台」,相比下舞台創作實覺「超極苦悶」,一概跨在商家和政客(香港仍未出現一個土生土長的「政治家」)「半資半政」統整的門檻下,勉勉強強的借水銀燈「偷情弄月」,卻從未學曉那迂迴文化間「飛簷走壁」之術!

自三年前《大路西遊》開始,突又瘋起來,開始進一步「胡思亂想」!遂每一舞台創作均連載日記刋印,意欲以「寫作行動」給那自設的枯燥戲壇「消暑解悶」。人家或許懷疑我是否意圖「開拓」另一「地盤」以自娛?(看我從未被人邀請寫「專欄」便可知一二。)奈何,母親留給我一副粗淺的「畫皮功夫」,略懂「牽蛇弄足」、「借巢取卵」之小伎倆,自我愉悅於三綱五常外尚可繚繞的「邪淫潮氣」。況且今日既是名不成利不就,更對「包裝」、「推銷」、「數量」和「娛樂性」患有嚴重的「陰性反應」,遂不理人家勸告,只知虛幻又觸及癢處,因而自作主張,作「簡」自「諫」,冀藉「瘋語」以聊慰那已平白得難以吞吐的舞台創作氣候!

或許,「此間」反復循環地無由「冥想」,神經畢竟容易又糾纏與虛耗在流行文化脈絡裡,種不下片點可植根的生活時空……

從兩年前目睹一群唸社會科學的大學生如何模模糊糊的走上蕪湖街開始,至去年觀望十區中學生如何試圖「重整香港街道版圖」的零碎記憶,又將我重新拉回那喜愛在街上蹓躂的少年日子,從中反觀「此間」街頭幾被經濟發展侵佔的冷漠,究自那欠奉的細訴人情!

不知書寫「此間」,是否恍然於自困的一個文化黑匣子,發現今夕訪尋那猶在遺音未遂,便給「那間」翻上幾十回筋斗,弄得頭昏腦脹!誰在妄想要補破填渦,在文化虛脫前,又一次不自量力的給此間亂覓一條街頭鋪張瘋祭?或是,聊作「無煙記錄」一冊,以便一日解甲歸田,給瘋魂作「男燒衣」之用!

瘋子日記200505

*《此間:舞台劇蕪湖街上好風光創作旅途上的無煙記錄》是瘋某即將在<蕪湖街上好風光>演出日同時出版的新書序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