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苦渡

誰真箇妄想一場戲可解放心靈?戲裡戲外,人皆各自按其「獨有經驗」,行走於當下。只是,經驗可真曾濾化而成「智慧良方」,還看你我悟道的能力和心性……

人生中很多「經驗」委實是「既未真摯經歷、更多缺乏驗證」的「一舊雲」!還未及「了結」這一刻的「經營」,那一刻看似的「新體驗」又迎面而上。留存在身體的種種心電記憶,輾轉扭動著行為和面相的齒輪,在「嚴重消化不良」的管道上持續滑行,應如何安放似在永遠行動中的心靈,實在是一生的學問!

人為社會喜愛談「關係」,只惜多停留在利害可能相觸的表層,假設著「實際」的「人間美景」。萬物的「關係」又豈真如此「單薄」?倘若「求知」的心和「行動」的勁總是背對背,「知」而未「動」,「求」而未「行」,皆似是另一種常見的「按子之關汝之係」反覆蛻變的「晶狀體」:以「物象」表層的「假嗅覺」,統領著「智商」的伸延方寸。其「關」多「障」,其「係」多勢利!心靈,豈不是填塞著「即時穿關斬將」的「即食慾望」,獨缺細味一切所以的能耐。

假如在建立「自己的行動」(self-Action)之間,「這個自己」和「那個行動」又在身心又一再糾纏不休,又怎談得上與他者他物作出「相交的行動」(interaction)?隨特殊人、情、境、物、意,箇中多元相碰而「交易」(transaction)出來的「結構性」或「非結構性」的「感情現實」,每滲透著連串疑竇、自卑、自尊、反思、辯證、觀察、推敲、發展、預設、假設和主觀性憧憬等等心智運動的元素,如何從這複構網絡疏理自身「參與行動」的個性,是必須作出深入探究「行為基礎」的本質,從中尋求心靈解放,以利行動當下「必須投入」的「真個性」!

未經消化的「過去經驗」,是「製造雜念」和「侵襲自信」的「兵工廠」!若仿照「人家論述」,不如先弄清自身心靈混沌的迷底,借行動解放迷思,葬自卑於九霄之外!

以藝研生,其「藝」理應何向何從?古人六藝之說,今日又應怎看「禮、樂、射、御、書、數」(又或是儒家所言的「詩、書、易、禮、樂、春秋」)?藝,是一種種植心靈的行動學問。「過去經驗」,是「栽培種植法」的土壤,藉時刻「當頭棒」之喝而「成仁」!「棒打」,怎不會「痛」?有痛才快,其中「體驗」或妙不可言!行動起點的最大挑戰是:能否放下身段,引用六藝的「鏡頭」(由「廣角鏡」至「顯微鏡」也無不可),自治而學其中?

真正的「自覺」,很難!談「覺」,又要回歸心靈和肉身間一生的冗長對話。「自」,如談「始」,即「起源」之意,也可是「本來」、「由從」之貌。真箇觀「自」而「覺」,真「見」由「心」,怎會不「自在」?只是「自」一旦扭曲其「相」的本源,按張三李四之貌,複製著「經驗」的假設圖譜,以擴「心靈」於幻影,其「覺」多難澈底,「看見」的又是怎樣的一個「自己」?

放任自流,還看流域疆界,水土之味!真自道自賞又何不可,自省自問之間,我又看見一幅「因過去經驗每不由自主而成」的「個性拼圖」,貼滿在骨頭裡,狂呼叫喊!自性,因目短於自見而身曲扭捏,乃大不自在的源頭!放任,還未真正開始,已身心蕭條……

心靈的解放,可不獨由戲開始!唯「戲道」上踏步,必按身段所向暴露著心靈之所以,其「道」可橫行作梗,亦可自由而奔放!

瘋子日記271007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