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檢討

清:

真佩服您甚麽也能全情投入的去幹!說話不多,卻默默耕耘!學習從來就不簡單,經歷裏體味,更講求心性!不知您身體在動的時候,腦筋是否一起「勞動」?身體在拉筋練馬,呼吸可有隨意識接觸筋脈深處,達到整體圓融的合一身心?要求您在此間明白其中要旨或竅門,實非一日長短可成……

記得年輕時,許多同學因自覺經歷淺,唯有從心底不斷說服自己,將骨子裏的膽怯和自卑暫且掩蓋,貧乏的知識令人不自覺顯得更渺小,心裏遂不由自主建立起許多個「阿Q」的影子,意圖給自己掩耳盜鈴,藉假想可「保持優勢」的精神,蒙混過關!其中反映著多少人在不切實際的教育薰陶底下,比比皆是的沾染上此等「Q太郎妄想症」!

倘若我們都像您能以如此用心的態度處事,香港真的有希望!

宣傳單張上的一群「白老鼠」,是一位名叫「馬騮」的朋友設計(現正在澳洲唸書),她是去年<一鼓作戲青少年工作坊>的成員之一。她的意念多少反映著年青人對不斷改革的教育制度提出質疑和控訴,作為「受害人」,如此想法本無可厚非,但深想一層,世界上根本不存有一套「完美的制度」,可包容一切漏洞!任何建制,都是一種時代產物,必須不斷經歷轉變和改革。妄想有一個「大同」的社會,給我們提供無休止的扶持,如同要在火星製造地球的氣候,是不切實際的要求!我們每不容易信任人,更不輕易信任人為的制度,在不斷理怨的同時,卻未有留意問題全在於人如何執行理念,當過份自蠶於制度規條底,又忘卻了以常識判斷是非的重要。「白老鼠」或「黑老鼠」,其重點應在如何引發自我革新,在任何有限條件或空間底,作無限的思考創造,您我必須尋找到適合自己的學習方法……

整個工作坊快要完結,後天便正式進入劇場,我收到不少「不滿的投訴」,有您們的,導師們的和工作人員的,各把持著特定的觀點,埋怨著誰是誰非,檢討很容易又變成另一次「飛標大會串」!似乎當不少人一邊在找尋可攻擊的「箭靶」,另一邊又唯恐變成它的一部份!

哀哉!試問誰願「箭靶當頭」?它反映著人底醜惡兼備的武器,一個精神殺戮的「戰場」!我曾屢戰屢敗,亦學習堅持屢敗屢戰……

可悲的是:我們多選擇消極的破壞,而非積極改善的尋索……

您可記得那次我們一起玩作「同步圓圈跳」的遊戲嘛?每次中斷停步,九成多的投訴多是指向人家的不是,少有自我檢討或自報「錯誤」!簡單如這樣的一個遊戲,已暴露出我們天賦的「劣根性」,「劇場」應是試圖改良這種劣根性的渡橋,讓我們借助特設的空間,重拾惻隱之心,將臉皮回復正常的厚度,不再打「落水狗」!

「檢討」是我們每一個人應對自己負上的責任!

演出,是驗證您我「檢討」過去數星期經歷的勇氣,作出相應的調度!

說來容易做時難,當導師的更難!在過份自信或墮入假想權限的時候,更難看清楚自我製造的「局中情」!我們應多相互提起精神,彼此提出疑點。倘若問題是如常重複,導師的盲點便是這次可「認真學習」的「功課」!

今時今日的「專業訓練」,在不斷印製「證書」或「文憑」的背後,多談虛空的案頭技術,卻少談心術和操守!難怪畢業後要重頭學起,這恐怕又是每人必須經歷的「實習過程」,絕不是甚麽「應」或「不應該」發生的事情!誰可以一下子便找到經驗?文化的傳承,必然有不同階段及時代接軌的需要(每年都有畢業生踏足社會),過程雖苦了學員,但假如學習的方法不再是要求「被教化」,而是主動投身參與,借體驗到的作多層觀察、累積和實踐,「導」與「學」之間,可映照出千般可能!

倘若不甘落後,便應發奮圖强!自强不息!劇場,不是一個提供人生「答案」的地方!

教人「內疚」,對己對人也沒有好處!深信您會同意這說法。我資質較愚笨,學上了近四十載才明白,又怎可如此不公平地向您們「訴苦」!成年人多奢望下一代不用重覆自己的過錯,那又是何等不現實的想法!教學的矛盾亦多從此生!

您的生命力,又給我再一次提起精神,銳意改善下一回工作坊的學習情境。謝謝您的出現!自我檢討,是多年來每日的「家課」!

瘋/二零零三年八月十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