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齊大踏步向前

嘉琪:

齊齊大踏步向前,那是我們第一週玩過的遊戲!可記得我曾稱讚您們如何打破了年前的紀錄,以超快的時間完成「指定動作」……

就因為是「指定動作」您們才如此快,多年在學校習慣了依循指引,畢竟訓練有素!但亦如我所料,那日輕而易舉的成功,意味著您們未受到真正的考驗。隨後多個星期,終目睹這慣性背後的重重危機……

快演出了,指引之間,可有消化其中一舉手一投足?一言一語,一和一應,可是出自心底由衷之言?如何面對世界(觀眾)這「終極考驗」,要看您們以何等態度面對自己!演出之後,或許才有更多的體味!

仍記得您是第一天第一組參與遴選的,而這是「寄」出的最後一封信,前後輾轉好像是「兩天」之間的事。您的爽朗個性和勇於嘗試,早在那日便看到了,實在叫人欣賞。不知這個多月的「特級親密人氣」,可有令您沾染到不一般的生活味兒?對年輕伙伴可有多點諒解和包容?

或許我真的不應如此問,當「成年人」一邊要您們如此如此,另一邊我們自己卻沒有做到所要求的事,怎不令人氣餒?但再想深一層,最美麗的莫過於努力向「理想」進發?最悲哀的亦是!只掛著「理想」而忘記體恤過程中發生的一切,縱使達到「理想」,又是何價?理想,真是一條很詭秘的思考頻道,不停干擾著行動的定向和質素,考驗著您我處事的能量和態度!您可有發現,我們每日的得失,多少看我們是否有理想和如何處置理想!但工作時理應甚麽也不去想,盡情投入經歷,從中體現「理想」的可能道路,讓您我按主觀及客觀條件「邊做邊發現邊調配的思想旅程」!

一時我好像又變成一個大悶蛋的「老學究」,自我纏綿於自製的道理之中,自說自話!但反過來細想,我們無時無刻不是在製造著「自我獨白」嗎?生活裏頭,碰著許許多多的大小人事和景物,身體本能地按經驗或慣性建立起連串對話:毛孔擴張收縮之間,肌肉群已各方「起義」,準備和應大動脈的最後「命令」;耳膜和眼球各據一方,盡展所長,給大腦提供可靠訊息;手心在呼吸凝住的頃刻,協助判別跟前光影;肚子裏突起革命,要口舌暫停運動,靜待多片點時機,才作出抉擇;只是腳板底已像被螞蟻苦纏,不耐煩的踏前了半步;心房血壓突然推高,影響著腦海神經的反應……

奇妙的身軀,或許時刻背叛著自己的意願,向人家暴露了真情!軀體以外,卻又從來沒停止運作,勾畫著林林總總的大千世界,弄得眼花撩亂!一不留神,又往後跌一交!戰戰兢兢之餘,仍未及回氣,天外星群已打了兩大番,誰管您介意與否!

追趕的追趕,埋怨的埋怨,地球仍然在轉!您呢?可有踏前一大步,或退後三兩步(「前」「後」不一定意味著「輸」「贏」的價值)?或決定暫停一下,按兵不動?儘管是甚麽理由,中間已反映著我們的生活態度……

您如何看自己與三十多個「新相好」建立過(或捱過癲過玩過哭過痛過笑過傻過堅持過迷失過雀躍過摧殘過超越過開拓過……)的關係?其中得得失失,您又有過怎樣的經驗和感受?一切一切可又在您掌握之中?

真真正正齊齊大踏步向前,是一件十分艱難和具考驗的「大動作」(或是「小動作」又何妨)!您會如何量度自己和人家前前後後的每一步?

瘋/二零零三年八月十一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