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您好?

時: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八日早上九時三十四分
景:家中電腦
人:瘋子、泥先生

子:先生,您好?
泥:還可以罷。您呢?
子:……
泥:您的水酲可還在?
子:先生仍記得那水酲?
泥:還有您的碟和黑箱。
子:如您說,都是借題尋索罷了……
泥:您看似不快?
子:哈,又逃不過先生眼界!
泥:不快未必不值得!
子:何解?
泥:要先看看不快的底蘊。
子:無他,都是另一籮自我製造的麻煩!
泥:……
子:您現存的世界可用不著麻煩罷?
泥:我也有懷念麻煩的日子……
子:怎說?
泥:不同世界自有其不同麻煩的個性。
子:唔……

 

泥:談談一下您的麻煩罷!
子:都是水酲大小的問題。
泥:是關乎體積容量的問題?
子:也許是罷……
泥:是您的還是人家的?
子:兩者都是。
泥:先別理人家,先弄好自己的。
子:但又是相對的事,總不能分得那麼清楚。
泥:唔!也是……
子:我想從不拘酲的大小,那怕它一朝破裂也何妨!
泥:您既然能想及此,還有甚麼「麻煩」可言?
子:是水……
泥:唔……
子:是質的問題!
泥:水的形態多變而難料,其質更難下設定論……
子:只恐怕又是另一種強求罷!
泥:說回來仍是您怎看水酲的問題!
子:當真?
泥:若不是酲的存在,水怎向何用焦燥?
子:唔……
泥:您求的水質,因它不配您的酲!
子:真的是破酲的時候?
泥:都是泥打造的,何用如此著緊?
子:只怕一個碎了,又找來另一個取代!
泥:那又何妨?
子:就先學打造一百個酲,再來找您……
泥:我有的是時間……
子:只怕我沒有……
泥:您也有!
子:哈,對!有!
泥:慢慢來罷!
子:或許造到第九十九個酲,已不再在意水質的問題……
泥:就讓水也自行解決其質性。
子:如酲般,其「泥性」亦然。
泥:唔……
子:都是打造的功夫。
泥:都是「一舊泥」罷!
子:哈,對!
泥:陪貓玩玩去罷,對打造的功夫有幫助。
子:哈,對!
泥:……
子:謝謝先生。
泥:又客氣了。「一舊泥」承受不了多少?
子:就試試罷……
泥:哈,也好!
子:當真?

(話未說完,先生已消失了。)

何應豐寫於2007.10.28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