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彙整: 有關《過/渡》創作筆記

規/格

人在算,天在算,地亦如是!

算,總不清。人心,循時空易轉,混成的脈衝又多難料。由老祖宗傳下來的道理,涵蓋著的「理所當然」,每是世界「一旦淨化」後的假想。生活,卻又是步履間不停整合的經驗,交錯著天地相碰的交感和人間雜務,其質怎算?

閱讀全文

裝「符」修「號」

假如說舞台意象只是一系列「符號」的展示,演員便一下子都變成「活動告示牌」,一伙純屬「提供完滿『符號』意義」的「木偶」?

對我而言,「符號」是一項永遠在進行裝修的「意識工程」,最吸引的是它不斷變遷的「工程設計」和進行著的「裝修行動」……

閱讀全文

亮相之前

沒想過一個原定的表演計劃,因演出場地管理的謬誤而告終。《過‧渡》的「二部亮相」恐怕要無奈的另覓「出路」……

《過‧渡》原先的構思是:第一部曲引用沙田大會堂文娛廳的「可重構空間」,首要將觀眾席收起,以一個沒有座位和舞台規劃的寬廣空間開始,任由觀眾拿著自己 的椅子,自決「安坐」的位置,戲亦從這「不定性」空間開展,從中找尋可能的出路;第二部曲則按第一部曲所留下的「難攤子」,從中尋覓另一種「過渡」的「出 路」。兩者均要求表演者和觀眾雙方打破「表演/觀演」的常規,各自「弄戲/戲弄」其中……

閱讀全文

一紙牽

一張空白的紙,一塊引發心事行動的台階……

兩個人,各執一筆對坐。「對話」的唯一「規條」:按他方在紙上留下的「一筆」繪畫印記作出己方的另「一筆」回應!筆畫的形態、速度、輕重、長短及空 間定位,成為「談話」的「內容」。從第一筆開始,或是準備「動筆」那間,世界已彷彿聚焦至眼前僅存的方塊白紙上,靜待人間「起動」!起動前後,玄機處處!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