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彙整: 瘋子日記

記拉爾夫高爾太談話一二

一九九七年一月廿四月,星期天。地點是富麗華酒店大堂的酒廊。時間:下午六時左右,高爾太先生(著名英國舞台設計師Ralph Koltai)剛離開藝術中心的演講會,七十多歲的他已帶有倦容。坐下來叫了一杯黑咖啡,用帶有幽默的德語叫了一件「黑森林」蛋糕,拿出雪茄,抽上幾口,隨即又重拾多年縱橫國際表演舞台的生命力,侃侃而談,強烈感受到的並不是他的名氣(相信沒太多喜歡表演藝術的會懷疑高爾太在舞台藝術上的貢獻),而是他談話中流露著對生活的情深、好奇和摰愛。

高爾太最初踏足舞台時已非年青,曾經歷二次大戰(他原籍猶太裔)、當過兵及做過不少不同職業的他,舞台順理成章地成為他濾化生活的地方,豐富的生活體驗亦成為他在舞台創作上的重要資源。正如他對每一次設計,都抱著關注問題的心,探索故事背後的深層意象。對他來說,一個舞台設計師應擔綱著一個「說故事人」的脈搏,找尋連接故事核心的精神形態,繼而搭起「橋樑」,幫助觀眾進入故事潛層,引動幻想和演繹的觸覺空間,將演出的整體構思貫穿,創造出人意表的視象世界。

閱讀全文

心靈苦渡

誰真箇妄想一場戲可解放心靈?戲裡戲外,人皆各自按其「獨有經驗」,行走於當下。只是,經驗可真曾濾化而成「智慧良方」,還看你我悟道的能力和心性……

人生中很多「經驗」委實是「既未真摯經歷、更多缺乏驗證」的「一舊雲」!還未及「了結」這一刻的「經營」,那一刻看似的「新體驗」又迎面而上。留存在身體的種種心電記憶,輾轉扭動著行為和面相的齒輪,在「嚴重消化不良」的管道上持續滑行,應如何安放似在永遠行動中的心靈,實在是一生的學問!

閱讀全文

有關 “Tragedy of Mr. O”佈景創作的聯想

你我心底,或許都掩藏著一個”O”先生,像昔日希臘伊狄帕斯王的遠親,自生命某個「交叉」上的偶遇,墮入無明的視界!

過去,總與我們每天打交道,朝夕選擇著某一角落,埋藏好些不願意面對的,將之包紮,放入眼底某處管道,直至淤塞淚線,將某某特定情感阻隔,影響著眼界的輪廓……

尋找從中作梗的”真兇”,原來往往是自己!


閱讀全文

迷月/鏡花

劇場,蘊藏著一種與出/入相關的藝術:門裡門外,相生相剋,角色究帶著甚麼來,又帶著甚麼走?來自何方?可走到哪裡?人的處境,輾轉迴轉在裡外之間,構建著種種求尋面相。除此之外,可還有甚麼?

保羅賴福特(Paul Lightfoot)和蘇爾利昂(Sol Leon)編舞二人組替荷蘭舞蹈劇場於2006年結構的作品Shoot the Moon(港譯:迷月)[i] 是一次深入探究人底裡外的精神世界,借肉身描繪連環重構著的迷思運動。科研般的眼界,仔細入微的觀照追逐著的心事;借多重空間及切入角度,穿梭慾望「裡」「外」如夢似幻般的「迷相」。就連心房裡跌盪著、浮沉著的瑣細慾念,也逃不過額頭上暗地裡安放的「法眼」,迴環審視遊過的思想痕跡。

閱讀全文

還有甚麼好說?

今日碰見一友,上前問好:「好久不見!你像瘦了……」

友人似不稱意地回應:「真的嗎?我真不知道……」

似是「如常」的「開場白」,喜逢故友,從來都心裡認真(或過份認真),沒想一二平常細語,竟可令人家不舒泰。究竟是我患上「神經過敏症」,一下子就將眉高眼低的大小動靜,都寄掛心頭,唯恐得失人家感受?還是問候人家的語氣與身體溫度不相符,導致言不似由心?又或是溫度過高,一下難及時適應突然刺熱的關愛?

心裡總糾纏著:「問好怎可不認真?認真竟又令人家不自在!不認真又……」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