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彙整: 文哲思潮

借古今哲學思想,觀今日文化的發展;以多元角度思考、論述及發表相關的文章和作品。

重讀哈維爾《給奧爾嘉的信》四十六

【第六十封。198012月21日凝視存在。】
 
2010年,出生於南斯拉夫貝爾格勒的行為藝術家瑪莉娜阿布拉莫維奇(Marina Abramović)用了736小時30分鐘靜坐和凝視當中願意與她單獨在「靜默」中對望的「訪客」,地點是紐約曼赫頓中心的現代藝術博物館 (Musuem of Modern Art / 簡稱 MoMA) ,是一個名為《藝術家在現場》(The Artist is Present)長達兩個半月(2010314日至531日)的「現場演出」作品。場景是博物館 Marron Atrium展覽場,地上規劃出一個正方空間,將「瑪莉娜凝視訪客凝視瑪莉娜」的「藝術事件」和「觀演行動」分隔,一切在嚴密保安和眾多攝錄活動下,每日由早上十時半到下午五時無間斷的進行(想像那是一次幾及七十五萬觀眾目睹的「私訪」)。
 
閱讀全文

重讀哈維爾《給奧爾嘉的信》四十五

【第五十八封。198012月6日。相對無言和一個1966年的劇作。】
 
本來蠻興奮的準備面對奧爾嘉到訪,本來有說不盡的話要向妻子傾訴,哈維爾卻在與奧爾嘉會面時,幾近「相對無言」!他懊惱自己當天的「失常表現」,卻又試圖於事後尋找失常中「不尋常性」的因由,警醒自己他朝面對同樣處境下必須「調適欲望」的需要。
  閱讀全文

重讀哈維爾《給奧爾嘉的信》四十四

【第五十六封。198011月22日。虛構和創作之間。】
 
一個房間,總需要最少一個通風口(vent),一個腦袋亦然。一切「發明」(invent)、虛擬和創作(create)是「尋找通風口」的重要生存伎倆。
  閱讀全文

重讀哈維爾《給奧爾嘉的信》四十三

【第五十五封。1980年1115(從沒)失落的天堂。】
 
任何形式的「要求」,難免源自某種失落或不足的感覺,其真正內涵,亦離不開人底主觀向世界投射的意識身影。哈維爾對奧爾嘉和家園無休止的遙距要求,彷彿將自己推至一條盲巷(他最終接受奧爾嘉不擅回信的現實),到最後被迫接受無法阻止的一切之前一刻,給自己「變節」的「合理條件」 ﹣一種超越常軌領域的思想解放!
  閱讀全文